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

来自MBOOK

模板:Pp-vandalism 模板:Current disaster 模板:NoteTA 模板:Medical 模板:About 模板:UTC+8模板:Infobox pandemic 模板: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邊欄

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1]模板:NoteTag是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导致的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所引發的全球大流行疫情[2]疾病在2019年末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湖北省武漢市首次被发现,隨後在2020年初迅速擴散至全球多國,逐漸變成一場全球性大瘟疫[3]。截至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全球已累计报告逾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例确诊病例,其中逾[[2019冠狀病毒病死亡病例數|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人死亡]]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是人類歷史上大規模流行病之一。世界各国对该病病死率的估计值差异甚大,截止2021年2月8日,多数国家该病的观测病死率在0.5%-5.0%之间[4]模板:NoteTag,全球初步修正病死率约为2.9%[5]

目前研究表明,SARS-CoV-2最早可能于2019年10月至11月进入人类社会生活并开始传播[6][7][8],而目前明确已知的首宗感染個案于2019年12月1日在武汉市发病[9]模板:NoteTag。首位前往医院就诊的患者可能出现于12月12日[10]。12月26日,武汉市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医生张继先最早发现和上报此不明原因肺炎,并怀疑该病属传染病[11][12][13]。2020年1月13日起,疫情陸續蔓延到泰國日本韓國等相邻國家[14][15][16],至1月21日则波及到亚洲以外的美國西雅圖[17]。1月23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宣布采取疫区封锁隔离措施[18][19],这是近代公共衛生史上第一次对千万人口规模的大城市采取封锁措施[20]。在1月30日,中国境外有3个国家證實出現社區传播,而世界衛生組織亦于当日宣佈疫情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2月中旬,中国大陆的疫情达到发展高峰,而2月底義大利、韓國與伊朗三國的確診人數急速增加。2月29日,世卫组织将疫情的全球風險級別提升为「非常高」[21]。3月11日,歐洲與中東各國都出現了大量病例,世卫组织宣布此次疫情已构成“全球大流行[22][23][24]。此后欧洲[25]、南美洲[26]先后被宣布为本次大流行的中心。10月5日,世卫组织表示,根据“最确切推算”,全球约10%的人口可能已感染病毒[27][28]。截至2021年5月21日,根據世界卫生组织的估計,真正的死亡人數可能高達官方報告的2-3倍,約至少600萬-800萬人[29]

导致本次疫情的疾病2019冠状病毒病,由感染病原体至症狀浮現之間的潛伏期平均為5至6天,一般情況下由1至14天不等[30],有个别病例可达24天[31];即使沒有發燒,沒有感染跡象或僅有輕微感染跡象的感染者也可以將病毒傳染給他人,症狀篩查無法有效檢測[32][33];且轻症患者症状类似于同期流行的流行性感冒,因而易导致患者、家属及政府误判。同时,虽然2019冠状病毒病主要通过人近距离接触传播,但该病亦已经被发现可以通过被污染的物品表面等环境因素传播。这意味着它比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或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的疫情更難控制[34][35]。實際上,這次疫情僅花四分之一的時間就造成沙士事件十倍的确诊數字。2019冠状病毒病的病原体亦已经出现至少2次变异,传染性亦急剧增强[36][37]。目前對病毒的研究仍存在知識差距,包括病毒來源、病毒發源地等關鍵因素仍不能確定[38]

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预防及治疗办法尚不完全明确[39]支持性療法是目前的主要治疗方法[40],对轻症患者可以使用瑞德西韦[41][42]等广谱抗病毒药物以降低转重以致死亡的概率;重症患者则可以使用地塞米松糖皮质激素进行治疗[43][44]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保持人及物表面清洁可以有效预防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全世界目前有至少57种2019冠状病毒病的预防性疫苗正在处于试验阶段[45],其中6种疫苗可供紧急使用[46][47],截至2021年11月22日,全球已施用77.1億剂COVID-19疫苗[48],以色列等國因施打率超前已經可以解除防疫[49]。2021年8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首個全面授權上市的疫苗,為輝瑞與德國BNT合作的辉瑞-BioNTech 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50]

这次疫情导致严重的全球性的社会经济混乱,并使全球经济陷入自从1930年代的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衰退[51][52]。危機爆發的初期,亦遇上全球醫療與民生用品因為恐慌性消費導致供應不足、傳布假新聞與針對不同族裔的種族的及地域的歧視等問題。许多教育机构和公共区域被部分或完全关闭,很多活动被取消或推迟。而疫情扩散对全球航空旅游娱乐体育石油市场金融市场等方面造成巨大影响。

起源

模板:Main 2020年1月1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採得樣本後,在1月7日發表檢驗結果,表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状病毒[53][54]

1月21日,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合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等機構在《中國科學:生命科學期刊上發表報告,指病毒屬於乙型冠狀病毒屬模板:Lang)。乙型冠狀病毒屬是蛋白包裹的正链单股RNA病毒,能夠寄生和感染人類和其他高等動物。在進化樹的位置上,與-{SARS}-病毒和類-{SARS}-病毒的類群相鄰,但並不屬於-{SARS}-和類-{SARS}-病毒類群[55]

2月3日,《自然》杂志刊登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的论文披露,在2013年,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在云南一山洞里采集的菊头蝠样本,发现了冠状病毒RaTG13,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2在整个基因组中与RaTG13病毒有96.2%的一致性[56][57]

2020年2月16日到24日,世界衛生組織世衛,WHO)專家與中國官方於合作調查后,發布調查報告「Report of the WHO-China Joint Mission on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公布与新冠病毒基因最相近是ZC45病毒與ZXC21病毒,这是中国军事研究單位全球獨家發現的病毒。 [58]但許多病毒學家表示ZC45與ZXC21和SARS-CoV-2的序列差異大於10%,約有3500個鹼基不同。[59]

原發病例(零号病人)

中国首位前往医院就诊的患者于2019年12月8日發病、12月12日前往武汉市优抚医院就诊[60][61]。2020年1月14日,黄朝林等人在《刺針》期刊发布的论文指,在当时已有患者中最早出现症状的病例可以追溯至12月1日[9][62]

病毒媒介來源

2020年

学界就病毒的自然疫源尚无定论。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63][64]、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华南农业大学和北京脑科中心研究团队[65]等认为病毒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华南农业大学沈永义团队[66][67][68]香港大学管軼广西医科大学胡艷玲[69][70]等则认为穿山甲可能是潛在的中間宿主。亦有学者认为病毒自然宿主可能是[71],但受到广泛质疑[72][73][74][75]

2021年

世衛在2021年3月30日周二發佈了國際科學家團隊對於新冠病毒源頭的研究報告[76][77]

中國—世衛新冠溯源聯合專家組在武漢進行的溯源調查報告[76]:聯合國際小組就每個領域提出了一系列建議,并在此過程中評估了病毒傳入不同途徑的可能性。對四種情況進行了研究考慮到現有的科學證據和發現,研究小組對新冠病毒引入人類4種傳播途徑的可能性進行了定性風險評估,并用“極不可能”“不可能”“可能”“比較可能”“非常可能”5個層級評價。評估結果如下:[78]

  • 人畜共患的直接蔓延被認為是一種從可能到比較可能的途徑。
  • 通過中間宿主引入被認為是一種從比較可能到非常可能的途徑。
  • 通過冷藏/食物鏈產品傳入被認為是一個可能的途徑。
  • 通過實驗室事件引入被認為是一種極不可能的途徑。

但世衛幹事長譚德塞對這份備受關注的報告公開表達了擔憂[79][80]。該報告也引發了外界質疑。報告中稱,新冠病毒「非常可能」是通過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從蝙蝠傳播給人類的,但是科學家們認為,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來確定具體物種。專家團隊還認為,許多早期病例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明顯聯繫,可能表明華南海鮮市場不是疫情的最初源頭,但關於該市場在疫情起源中的角色以及疫情是如何傳入市場的,目前還沒有定論。由於相當一部分武漢早期病例都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這個位於武漢鬧市的大型市場一直被懷疑是疫情的最初爆發地[80]西雅圖模板:Tsl(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進化生物學家傑西·布魯姆(Jesse Bloom)表示,在看過報告副本後,他並不信服「實驗室洩漏極不可能」的說法。他同意病毒可能會以自然進化的方式傳播到人類,這種情況非常合理,但他在報告中沒有看到任何排除實驗室洩漏可能性的理由[81]。相信實驗室外洩病毒假說推論的依據,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找不到中間動物宿主;突然暴發的人畜共通傳染病毒,人類受感染前必定在動物間先流傳,甚至流傳上百上千年,才在某次偶然下感染人類造成人傳人。新型冠狀病毒傳染力之強,人類將SARS-CoV-2 病毒傳給其它動物的報告案例極多(核酸檢測驗出來的有水貂,貓,老虎,倉鼠,兔子和蝙蝠等),野生帶天然病毒的中間動物宿主卻找不到。中間動物宿主至少要符合兩項特徵:武漢市最早的個案有機會接觸到中間動物宿主;中間動物宿主身上能驗出來非常接近-{SARS-CoV-2}-的病毒(相似度99%以上)。在溯源報告中,專家小組發現,許多早期病例與華南市場沒有明顯聯繫。根據報告中引用的供應商記錄,該市場銷售梅花鹿、鼬獾、竹鼠、活體鱷魚,以及其他動物[81]。從武漢華南市場的所有動物檢體,附近牛羊豬雞等家畜家禽,野生動物,擴及其它省份,檢測結果都是陰性。最早推測是穿山甲和蛇,但基因序列差異新型冠狀病毒太遠,武漢附近沒有出產穿山甲,而且在原產地(比方馬來西亞的穿山甲)的野生品種也驗不出相似病毒。而蛇不是哺乳類,違背了冠狀病毒只在哺乳類和鳥類出現過的原則。所以科學界不認為穿山甲和蛇是-{SARS-CoV-2}- 病毒的中間宿主。關於從原生宿主蝙蝠直接傳播給人類途徑的推論,溯源報告中流行病學的時序地圖,是由市中心向外輻射爆發開來,不是由市郊。當地沒有人吃蝙蝠,也沒有人賣。冬天武漢平均10度以下,疫情開始前就算有蝙蝠,也已經冬眠了[82]。報告中在湖北抓了一千多隻蝙蝠,統統沒驗出新冠病毒。目前研究裏最接近的RaTG13和RmYN02兩隻病毒演化支,還是遠在雲南蝠蝙身上採集到的,基因上和-{SARS-CoV-2}-存在4-7%的差異,不可能跳到人身上後就100%變化完成。現有種種証據,不支持病毒直接由蝙蝠傳到人類身上的假說。[83][72][74][84]

6月8日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微信公眾號「健康中国」发布原题为《世卫组织召集的SARS-CoV-2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世卫组织-中国联合研究报告》全文並受到媒體轉發,披露联合专家组在武汉病毒所现场考察时的详情[85]。文中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们對实验室洩漏的說法進行驳斥[86]

原发疫源地

政府及社會在疫情最初期曾普遍相信位于湖北省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新型冠状病毒發源地[87]。但进一步的研究结果则认为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疫情发源地[9]黄朝林等在《刺針》期刊发布的论文指,当时认为属首例的、12月1日发病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患者没有去過武漢华南海鲜市场,最初入院的41个確診個案中有13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故认为華南海鮮市場并非疫情原发疫源地,但认为武汉市可能是疫情发源地[9]

2月20日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等机构发布的论文预印本基于全基因组数据解析新型冠状病毒的演化和传播,亦佐证了華南海鮮市場并非疫情原发疫源地的观点,但认为武汉可能是疫情发源地[65]

另一方面,何大一[88]模板:Link-en[89]模板:Link-it[90]等人认为武汉市为疫情来源地。钟南山认为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在武汉,疫情发生在武汉,不等于源头在武汉[91]模板:Link-en[92][93]科林·伦福儒[92][93]等则认为没有证据表明疫情源头在武汉,但有95%几率可能来源于广东省[94]

曹彬等认为该病毒的实际来源尚不明确,仍需进一步研究[95]模板:Tsl在《科學》中指出,对动物及其供应商的血液样本、确诊患者的血液样本进行回顾性分析可能会揭示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的起源地[95]

2020年4月,英国剑桥大学遗传学家福斯特(Peter Forster)团队4月8日发表于《国家科学院学报》的论文,分析160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基因演化网络,发现有A、B、C三种变异体,其中较原始的A型病毒,主要流行在美国与澳洲,武汉则多为B型,而C型由B型病毒变异,出现在欧洲的早期病例,三种变体均和武汉发现的毒株在遗传学角度相关联[96]

2020年5月,法国东北部科尔马市阿尔贝·施魏策尔医院(Albert Schweitzer hôpital)在2020年5月7日发布新闻稿称该院的米歇尔·施米特医生与他的研究团队检查了2019年11月1日至2020年4月30日拍摄的2456张胸部X光片,发现第一起和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X光片相似的案例发生在2019年11月16日。施米特医生认为该地区在11月有非常零星的病例发生,到2月底进展缓慢,直到2月最后一周在米卢斯(Mulhouse)的宗教集会上感染案例飙升,再到3月31日达到峰值。但这项研究并未公开具体细节,仅为初步研究,结果仍需讨论。医院已经表示将会对这项研究计划提供更多支持,包括使用生物学数据和住院报告进行深入研究[97]

医学期刊《国际抗菌剂杂志》2020年5月3日刊登题为《SARS-CoV-2 was already spreading in France in late December 2019》的论文。研究人员选取14个2019年12月2日至2020年1月16日期间流感疾病(ILI)重症监护室病例,于4月6日至9日重新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发现一名42岁男子的样本呈阳性,该病例与中国缺乏关联,且最後一次國外旅行是在2019年8月去阿爾及利亞,在发病前没有外国旅行史。本文认为法国低估了SARS-CoV-2的流行性,在2019年12月下旬此病毒就可能已经在法国传播,且由于无症状感染者占据总感染数字的18-23%,说明在2020年1月有相当数量的无症状感染者没有检出[98]

2020年6月26日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发布公告称,该校领导的一个肠道病毒小组的研究人员对当地废水样本做了检测,结果发现在2019年3月12日采集的废水中已有SARS-CoV-2的踪迹,此前该小组的研究人员已在2020年1月15日的废水样本中检测到了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的存在[99]。但此项研究的相关结果遭到不少科学界人士的质疑。西班牙公共卫生与卫生行政管理协会的琼·拉蒙·比利亚比(Joan Ramon Villalbi)博士认为得出明确的结论还为时过早。他说:“当只是一个结果时,应该要更多的数据,更多的研究,更多的样品来确认并排除实验室错误或方法学问题。”由于该病毒与其他呼吸道感染的相似性,有可能导致假阳性[100]。巴塞罗那大學引述研究領導人阿尔伯特·波希(Albert Bosch)表示:“樣本中新型冠狀病毒的含量低,但卻是陽性。”這項研究已送交同儕審查[101]

2020年7月2日,巴西14位模板:Link-en的研究人员联名发布《2019年11月巴西圣卡塔琳娜下水道发现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102]的研究报告,他们在对巴西圣卡塔琳娜州首府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市2019年10月到2020年3月期间的下水道水样分析中发现,2019年11月份的下水道水样中存在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这一发现比美洲大陆官方宣布的第一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确诊病例,2020年1月21日美国确诊第一例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病例早两个月,比巴西政府宣布的2020年2月底出现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确诊病例早了三个月[8]模板:NoteTag

2020年9月模板:NoteTag,英國某研究項目发现,2019年年底-{SARS-CoV-2}-或已在全球传播,并且仍在反复发生突变以不断适应其人类宿主。这项研究名为“Emergence of genomic diversity and recurrent mutations in -{SARS-CoV-2}-”,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感染、遗传学和进化》(Infection, Genetics and Evolution)上。研究团队主要来自伦敦大学遗传学研究所,通讯作者为该所研究员弗朗索瓦·鲍卢克斯(François Balloux)。研究指出,从系统进化估计来看,SARS-CoV-2大流行开始的时间大概在2019年10月6日至2019年12月11日之间,这也大概是其从自然宿主进入人类社会的时间[6]

2020年11月11日,据米蘭國家腫瘤研究所發表的一項研究,研究人員在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參加肺癌篩檢人士身上取得的959個血液樣本中,尋找SARS-CoV-2棘突蛋白受體結合區特定抗體。結果顯示,意大利在2019年9月採集的居民血液樣本中已測出SARS-CoV-2抗體,這意味着SARS-CoV-2在意大利的傳播時間可能要追溯至2019年夏季[103]。 2021年1月7日,一项米兰大学科学家小组发布在《英国皮肤病学杂志》的研究显示,2019年的11月10日对意大利北部城市的一名女性皮肤进行的取样,发现帶有由SARS-CoV-2引起的病变與抗體,推測可能感染了COVID-19病毒,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義大利的0號病人。[104]

2020年11月23日,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示,-{SARS-CoV-2}-有可能很早就在世界不同的地点和时间傳播[105],只是该病毒在武汉華南海鲜市场最先被发现[106]。而同月模板:En-link德国电视二台的节目中表示,-{SARS-CoV-2}-最初是来自中国,传播到意大利后发生变异。當前在世界传播的-{SARS-CoV-2}-大部分為其意大利变异体[36]

流行病學

模板:Main

背景

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box 模板:Main

SARS-CoV-2 是一種新發現的病毒,與蝙蝠冠状病毒[107]穿山甲冠狀病毒[108][109]、和 SARS-CoV密切相關[110]。 第一次已知的暴發於2019年11月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開始。許多早期病例與去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的人有關[111][112][113], 但人傳人可能 - 人類傳播開始得更早[114][115]

科學共識是,該病毒最有可能源自人畜共患病,來自蝙蝠或其他密切相關的哺乳動物[114][116][117]。 儘管如此,該主題還是引發了關於替代起源的廣泛猜測[118][115][119]。 起源爭議加劇了地緣政治分歧,特別是在美國和中國之間[120]

已知最早的感染者於2019年12月1日患病。該人與後來的濕貨市場集群沒有聯繫[121][122]。 然而,較早的案例可能發生在11月17日[123]。 三分之二的初始病例群與市場有關[124][125][126]分子鐘分析表明,指示病例很可能在2019年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之間被感染[127][128]

感染者數

官方“病例”計數是指接受過 COVID-19 檢測並根據官方協議確認檢測呈陽性的人數,無論他們是否患有症狀性疾病[129][130]。 許多國家在早期制定了不對症狀輕微的人進行檢測的官方政策[131][132]。 多項研究聲稱,總感染人數遠高於報告病例[133][134]。 嚴重疾病的最強風險因素是肥胖糖尿病並發症焦慮症和疾病總數[135]

歷史

模板:Main

2019年

疫情於2019年11月在武漢發現。有可能在發現之前就已經發生了人際傳播。根據從2019年12月開始的回顧性分析,湖北的病例數逐漸增加,到12月20日達到60例,到12月31日至少達到266例。

12月26日觀察到肺炎集群,由張繼先醫生治療。 她於12月27日通知武漢江漢疾控中心[136]。Vision Medicals於12月28日向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CCDC) 報告發現了一種新型冠狀病毒[137][138]

2020年

文件:2020-3-20 黄冈送别山东援鄂医疗队 黄梅戏大剧院.jpg
2020年3月20日,湖北黃岡市的送别山东援鄂医疗队。

1月15日,中華民國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衛授疾字第1090100030號公告,新增「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為第五類法定傳染病(一為最高,五為最低)[139]

1月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發佈公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納入法定乙類傳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简称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140]。成为继传染性非典型肺炎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肺炭疽甲型H1N1流感之后中国大陆第五种曾达到此等级的传染病。亦是“乙类传染病甲类管理”级别中,当前依然有效力的三种传染病之一。

1月23及24日,連續兩天世界衛生組織就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在日內瓦召集緊急委員會會議,確定是否將疫情定性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41][142],最後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已采取强而有力的控制措施為理由,宣布「为时尚早」[143]。1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在發表報告,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全球構成的疫情風險由「中等」修正為「高風險」[144]。在欧洲中部时间1月30日舉行第三次緊急委員會會議後,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布該次疫情构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使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成為有史以來第6例國際關注公共衛生緊急事件[1]

2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的全球風險級別由「高」上調至「非常高」[145]歐洲疾病控制中心確認,歐盟的風險級別已經從「中等」上升至「中等至偏高」[146]

3月9日,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构成全球性大流行的威脅「非常真實」[147][148]

3月1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此次疫情已構成「全球大流行[22]

4月,俄羅斯向美國派遣了一架提供醫療援助的貨機[149]

10月,世衛組織報告說,全世界可能有十分之一的人受到感染,即7.8億人,而確診人數僅為3500萬[150]

11月9日,輝瑞公佈了一種候選疫苗的試驗結果,顯示出90%的抗感染效果[151]。 那天,诺瓦瓦克斯医药(Novavax)為其疫苗進入了FDA快速通道申請[152]

2021年

1月2日,在英國首次發現的SARS-CoV-2變種VOC-202012/01已在全球33個國家和地区中被發現,包括法國、德國、冰島、台灣和中國大陸[153]

據報導,1月12日,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一組科學家將於本月14日抵達武漢。 這是為了確定SARS-CoV-2的起源,並確定原始宿主和人類之間的中間宿主是什麼[154]。 第二天,兩名世衛組織成員被禁止進入中國,因為據該國說,在這兩個人都檢測到了針對該病毒的抗體[155]

1月25日,明尼蘇達州發現了巴西變種[156]

3月,世界衛生組織報告說動物宿主是最可能的來源,但不排除其他可能性[157][113]

Delta變異株首先在印度被發現。 4月中旬,該變體首次在英國被發現,兩個月後,它在那裡轉移到第三波,迫使政府推遲了原定於6月重新開放的時間[158]

11月10日,德國建議不要為30歲以下的人接種Moderna疫苗[159]

11月24日,在南非發現了Omicron變異株; 幾天后,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它為"高關注變異株"(VoC)[160]。 新變異株比Delta變異株更具傳染性[161]

2022年

1月1日,在Omicron變異株激增的情況下,歐洲的病例數超過了1億例[162]

1月7日,全球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確診人數破3億人染疫、死亡人數逾548萬人[163]

截至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全球因COVID-19報告的病例超過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 已有超過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人死亡模板:Case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

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推薦了兩種新療法,Baricitinib和Sotrovimab(儘管是有條件的)[164]

疫情發展

模板:Main

各地病例

模板:Main 模板:Center 模板:Center

模板:Center

模板:Center

模板:Center

模板:Center

模板:Center

死亡率

模板:Main 模板:Further

文件:Total-confirmed-cases-of-covid-19-per-million-people.png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各国家或地区确诊病例数密度(每百万人)
文件:2020 coronavirus cases by date of report.svg
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中国大陆与其他地区每日新增病例数对比
模板:Small

疫情傳播推算

2020年1月20日,即中國武漢一日通報超過100宗新增個案後,香港大學新發病毒性疾病學講座教授管軼認為武漢市政府未查出病毒感染源頭及傳播途徑,故未能成功控制疫情,導致肺炎疫情擴大,憂慮今後有機會出現超級傳播者,令個案再次大幅增加[165]香港中文大學系統科講座教授許樹昌指病例大增相信是因為外圍醫院開始快速測試[166],同時表示此次肺炎疫情大約有1/4是嚴重個案,與2003年SARS事件的比例類似,但評估傳播力較SARS更弱[167]

同日下午,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级别專家组召開記者會,中國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學家曾光指出100多例病例相对武汉人口來講是少數,他还表示只要做好公共衛生措施,完全可以逆轉。國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專家-{zh-hant:鍾南山;zh-hans:钟南山}-表示,確定2019新型冠状病毒會人傳人[168],但武漢會有很嚴格的篩查檢測措施,並强調預防和控制最有效的方法是早發現早治療,確診病例的隔離治療非常重要。他還說此種冠状病毒至今為止没有特效藥物可以治療,但是現在正在進行一些動物試驗觀察。由於疫情發生臨近春節期间,鍾南山强調要防止傳播,防止出現超級傳播者,並强調疫情不會像17年前SARS造成的社會影響以及經濟損害[169]

2月初,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东尼·福奇認為病毒傳染性相當高,擔憂「幾乎可以肯定會成為一種流行病」,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前總監模板:Le認為病毒受控的可能性在減弱[170]世界衛生組織公共衛生緊急計劃執行主任瑞安(Mike Ryan)則相信病毒仍可受控[171],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zh-hant:鍾南山;zh-hans:钟南山}-指疫情仍屬上升期,但推測有望在10-14日內達至高峰[172]。2月11日,-{zh-hant:鍾南山;zh-hans:钟南山}-預測中國疫情會在2月中下旬達到頂峰,可能在4月結束[173]

2月中旬开始,2019冠狀病毒病开始在大韩民国意大利伊朗日本等国开始迅速蔓延,除中国外的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超过中国国内新增确诊人数。[174]

3月12日,钟南山在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认为如果外国参照中国对疫情给予重视,疫情有望在6月結束。[175]

病例數推算

2020年1月17日,倫敦帝國學院流行病學專家弗格森在網站上發表一篇標题為“Estimating the potential total number of 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 cases in Wuhan City, China”(關於中國武漢市2019-nCoV病毒潜在病例總量的估計)的文章,根據國外數據使用費米估算推算截至1月12日,中國武漢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的潜在總數為1723例模板:NoteTag[176][177]。1月22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回應認為這是個理論上的最大數,目前來看未有發生此數學模型推算的情況[178]。实际上,上述估计的95%信賴區間为427–4471。[177]

1月21日,香港大學醫學院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透過更加複雜的貝葉斯數學模型,推算指截至1月17日,武漢可能已有1300多宗病例,若平均估計則有約1680宗,創立總監梁卓偉認為此推算與倫敦帝國學院專家推算可能有超過1700宗個案是相互引證。[179][180]该中心同时推算中國各省市可能已有300多宗武漢輸出的個案,最佳估算是超過100宗,其中北京17宗、上海15宗、廣州14宗、深圳10宗。梁卓偉又估算直至1月31日,武漢外省市有可能再增10宗,並說結果顯示最佳估算是香港無個案,若有至多3宗。[181]

1月22日,倫敦帝國學院使用新數據估計,截止至1月18日,武漢已有4000人感染此病(95%信賴區間:1700-7800)。[182][183]

1月23日,英國蘭開斯特大學格拉斯哥大學及美國佛羅里達大學推出論文,如果疫情不受控制,估計2月4日單單在武漢市感染人數將會在13萬人至27萬人之間[184]

1月26日,中共武漢市委副書記兼市長周先旺指已接獲618宗確診個案,而懷疑個案及發熱門診留觀個案加總有約2700宗,以45%確診率估計,市內確診個案可能還會增加大約1000宗。他又透露由於春運及疫情,已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武漢尚有900多萬人。[185]

1月27日,香港政府專家顧問團成員[186]香港大學醫學院世衞傳染病流行病學及控制合作中心創立總監梁卓偉在記者會上表示,利用研究模型,僅考慮武漢「封城」的情況下,推算武漢截至25日已有25360宗可確診,約4.4萬人被感染,又認為武漢「封城」的隔離措施是正確,但未必有效斬斷感染鏈,可能不能再明顯改善全中國疫情,預計重慶北上廣深會有大-{zh-hans:暴发;zh-hant:爆發}-,各城市疫情將在4至5月陸續到達高峰[187][188][189]

2月1日,梁卓偉與研究團隊,在醫學期刊《刺胳針》發表報告,以模型推算1月25日前,武漢已經有75800多人感染新型肺炎,其後傳播至重慶、北京、上海、廣州和深圳;若病毒傳播能力不減,武漢疫情將在4月到達高峰,中國多個主要城市可能持續有本地-{zh-hans:暴发;zh-hant:爆發}-,會隨武漢高峰期後1、2星期後進入高峰[190][191]

2月2日,袁國勇認為若新型肺炎傳播率有1/5,類似流感,而死亡率有1%,則香港有機會有140萬人感染,1.4萬人死亡[192]。2月6日,袁國勇重申新型冠狀病毒傳播力強,估計香港有140萬人感染是有科學基礎及並不誇張,須採取一切切實可行措施防治[193]

通过对一定区域的居民进行抽取血液样本并检测人体为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的病原体SARS-CoV-2而产生的特异性抗体,可以有效估算该地区2019冠状病毒病的确诊病例,包括从未表现出症状且未被发现的无症状感染者,占当地人口的真实占比,而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大多症状轻微的特点,这一数值往往比当局公布的确诊病例数高数倍。在疫情原发地武汉市,先前当局采用相应症状配合活病毒检测阳性的方法,得到武汉确诊病例数为50,354人,占武汉当地人口的0.4%;而疫情期间及结束后,南方医科大学等四所高校团队[194][195]香港大学袁国勇团队[196][197]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98][199][200]分别独立通过血清抗体阳性法进行检测,结果均表明武汉全体居民的SARS-CoV-2对应特异性抗体阳性率在4%左右,是公布的确诊病例数的近10倍。在美国,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同样通过血清抗体阳性法进行检测,结果表明截至2020年9月底,全美可能感染SARS-CoV-2的居民则为当时美国确诊病例的八倍[201][202]。2020年10月5日,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根据“最确切推算”,全球约10%的人口可能已感染病毒[27][28],而当时全球确诊病例只有3300万例,约占全球总人口的0.4%。

影響

模板:Main

經濟

模板:See also

文件:Food basket Covid.jpg
“那些可以放入東西的人,放入些东西(捐助);那些不能的人,救助自己。”(2020年4月拍摄于博洛尼亞

疫情是對全球經濟的重大破壞穩定的威脅。经济学人信息社的阿加特·德馬萊斯(Agathe Demarais)預測,市場將保持波動,直到潛在結果的清晰形像出現。來自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專家的一項估計對全球供應鏈產生了超過$3000億美元的影響,這種影響可能持續長達兩年[203]。由於中國境外COVID-19病例數量大幅增加,全球股票市場在2月24日下跌。

供應短缺

文件:Rationing notice, Sainsbury's north London.jpg
2020年3月倫敦的部分超市開始限購部分高需求商品。
文件:Ntuc super store, Singapore (49505410793).jpg
對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2型的擔憂已導致世界範圍內對廁紙、泡麵、麵包、大米、蔬菜、消毒劑口罩、和外用酒精的搶購。

疫情被歸咎於若干供應短缺的情況,這是由於在全球範圍內使用更多的設備來抗擊疫情,恐慌性購買(在某些地方導致貨架上的食品,衛生紙和瓶裝水等雜貨必需品被清空),以及工廠和物流運作的中斷。恐慌性購買的蔓延已经被發現源於感知到的威脅,已经感知到的稀缺性,對未知事物的恐懼,應對行為和社會心理因素(例如社會影響和信任)。[204]尤其是技術行業,已警告電子商品的運輸延遲。據世衛組織總幹事谭德塞稱,對個人防護設備的需求已增長了一百倍,導致價格上漲到正常價格的二十倍,並且還拖延了四到六個月的醫療用品供應[205][206]。它還造成了全球個人防護裝備的短缺,世界衛生組織警告說,這將危及衛生工作者。

石油和其他能源市場

到2020年2月上旬,由於中國需求下降,石油價格急劇下跌之後,石油輸出國組織(简称:欧佩克,OPEC)陷入困境[207]。在4月20日星期一,西得克薩斯中質油(WTI)的價格下跌,跌至紀錄低點(每桶負$37.63美元),原因是交易商減持庫存,以免取貨並招致倉儲成本[208]。6月價格下跌,但在正區間內,每桶西德克薩斯原油交易價格高於$20美元[208]

文化

模板:Main 模板:Further

表演藝術和文化遺產業受到這一流行病的深刻影響,影響了組織的運作以及全球範圍內的受僱和獨立人士。藝術和文化部門組織試圖履行其使命(通常是由公共資金資助),為社區提供文化遺產的通道,維護員工和公眾的安全,並在可能的情況下支持藝術家。到2020年3月,博物館,圖書館,表演場所和其他文化機構在世界各地不同程度地被關閉,展覽,活動和表演被取消或推遲[209]。作為響應,人們正在努力通過數字平台提供替代服務[210]

政治

模板:Main

疫情影響了多個國家的政治體系,導致立法活動被暫停[211],多個政客的被隔离或死亡[212],以及由於擔心傳播這種病毒而重新安排選舉的時間[213]

從5月下旬開始,針對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事件,在至少200個美國城市以及後來的全球範圍內,針對警察暴行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引發了人們對該病毒死灰復燃的擔憂[214]。美國總統川普亦因疫情競選連任失敗,由拜登繼任。

教育

模板:Main 疫情影響了全世界的教育系統,導致學校,大學和學院幾乎完全關閉[215]

全世界大多數政府已暫時關閉教育機構,以遏制COVID-19的傳播[216]。截至2020年6月7日,由於應對大流行而關閉學校,目前約有17.25億學生受到影響。 根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監測,目前有134個國家在全國範圍內實行停課,有38個國家在本地實施停課,這影響了全球約98.5%的學生。 目前有39個國家的學校開學。

為應對學校停課,联合国教科文組織(UNESCO)建議使用遙距教育計劃以及開放教育資源應用程序和平台,學校和教師可利用該平台和平台遠程接觸學習者並限制教育的中斷[217]

環境和氣候

疫情在世界範圍內造成的破壞已經對環境氣候造成了許多影響。計劃旅行的大幅減少使許多地區的空氣污染大幅下降。

然而,疫情也掩蓋了非法活動,例如模板:Le[218][219]和非洲的偷獵活動[220][221],阻礙了環境外交努力[222],並造成了一些人預測的經濟後果,將減慢對綠色能源技術的投資[223]

排外主義及種族主義

模板:Main

自疫情爆發以來,世界各地對華人和東亞血統的人們的偏見仇外心理種族主義加劇。2月份的報告(当时大多數病例僅限於中國)記錄了在世界各地的群體中有關中國人應受該病毒表達的種族主義情緒[224][225][226]。馬來西亞、新西蘭、新加坡、日本、越南,和韓國等國家的公民遊說禁止中國人進入其國家。 英國和美國的中國人和其他亞洲人報告說,種族主義的虐待和攻擊行為在增加[227][228][229]

文件:Chinatown2.JPG
在疫情爆發初期,休斯敦唐人街經歷了業務減少,當時病例仍然很少。

隨著疫情發展到新的熱點國家,來自意大利(歐洲第一個嚴重爆發COVID-19的國家)的人們也受到懷疑和排外主義的困擾,以及其他國家的熱點國家的人們。在公共衛生部門將一個伊斯蘭傳教團體於2020年3月上旬在新德里舉行的集會視為傳播源之後,印度對在印度的穆斯林的歧視加劇[230]。在巴黎也曾經因為警察在冠狀病毒封鎖期間不公平地對待少數民族,進而導致暴動的發生[231]波斯灣阿拉伯國家南亞人和東南亞人的種族主義和排外主義有所增加[231]。一些人指責韓國的LGBTQ社區在首爾傳播了COVID-19[232][233]

相关争议

模板:Main

-{zh-tw:資訊;zh-cn:信息}-傳播

模板:Further 正在進行的COVID-19研究在美國國家衛生院(NIH)的COVID-19作品集(Portfolio)中被索引和被搜索[234]。許多報社取消了一些或所有與冠狀病毒相關的文章和帖子的線上付費牆[235],而科學出版商通過開放獲取的方式提供了與爆發有關的科學論文[236]。 一些科學家選擇在諸如bioRxiv之類的开放获取预印本服務器上快速共享其成果[237]

陰謀與假消息

模板:Main

疫情導致有關疫情規模以及2019冠状病毒病的起源、預防、診斷,和治療的錯誤資訊陰謀論[238][239][240]。虚假信息,包括故意的虚假信息,已经通过社交媒体,短信和大众媒体传播。 据报道,它还受到国家支持的秘密行动的蔓延,在其他国家引起恐慌和播下不信任。 记者因涉嫌散布有关大流行的假新闻而被捕。 它也已由名人,政客和其他知名公众人物传播。

商业诈骗声称提供家庭测试,假定的预防措施和“奇迹”疗法。几个宗教团体声称他们的信仰会保护他们免受病毒感染。有人声称这种病毒是人口控制方案,间谍活动的结果,或5G升级到蜂窝网络的副作用意外。

世界衛生組織已宣布有關該病毒的不正確信息的“信息流行病(infodemic)”,對全球健康構成風險[239]。雖然相信陰謀論並不是一種新現象,但在COVID-19大流行的背景下,這可能會導致不利的健康影響。 認知偏误,例如妄下結論和確認偏误,可能與陰謀信念的發生有關[241]

參見

疫情
其他相关条目

注释

模板:NoteFoot

参考文献

模板:Reflist

外部連結

卫生机构

世界卫生组织
中国大陆
台灣
其他地区

目录

相關資訊圖表

医学期刊

其他

模板:COVID-19 模板:Subject bar

  1. 1.0 1.1 模板:Cite web
  2. 模板:Cite web
  3. 模板:Cite web
  4. 模板:Cite web
  5. 模板:Cite web
  6. 6.0 6.1 模板:Cite journal
  7. 模板:Cite web
  8. 8.0 8.1 模板:Cite news
  9. 9.0 9.1 9.2 9.3 模板:Cite web
  10. 模板:Cite news
  11. 模板:Cite news
  12. 模板:Cite web
  13. 模板:Cite web
  14. 模板:Cite news
  15. 模板:Cite news
  16. 模板:Cite news
  17. 模板:Cite web
  18. 模板:Cite web
  19. 模板:Cite web
  20. 模板:Cite news
  21. 模板:Cite web
  22. 22.0 22.1 模板:Cite web
  23. 模板:Cite web
  24. 模板:Cite web
  25. 模板:Cite web
  26. 模板:Cite news
  27. 27.0 27.1 模板:Cite web
  28. 28.0 28.1 模板:Cite web
  29. 模板:Cite web
  30. 模板:Cite web
  31. 模板:Cite news
  32. 模板:Cite web
  33. 模板:Cite web
  34. 模板:Cite news
  35. 模板:Cite web
  36. 36.0 36.1 模板:Cite news
  37. 模板:Cite web
  38. 模板:Cite report
  39. 模板:Cite web
  40. 模板:Cite web
  41. 模板:Cite web
  42. 模板:Cite web
  43. 模板:Cite web
  44. 模板:Cite web
  45. 模板:Cite web
  46. 模板:Cite news
  47. 模板:Cite web
  48. 模板:Cite web
  49. 模板:Cite web
  50. 模板:Cite web
  51. 模板:Cite web
  52. 模板:Cite web
  53. 模板:Cite web
  54. 模板:Cite web
  55. 模板:Cite news
  56. 模板:Cite web
  57. 模板:Cite web
  58. 模板:Cite news
  59. 模板:Cite web
  60. 模板:Cite web
  61. 模板:Cite news
  62. 模板:Cite journal
  63. 模板:Cite web
  64. 模板:Cite journal
  65. 65.0 65.1 模板:Cite web
  66. 模板:Cite news
  67. 模板:Cite news
  68. 模板:Cite web
  69. 模板:Cite web
  70. 模板:Cite web
  71. 模板:Cite web
  72. 72.0 72.1 模板:Cite news
  73. 模板:Cite journal
  74. 74.0 74.1 模板:Cite web
  75. 模板:Cite journal
  76. 76.0 76.1 模板:Cite web
  77. 模板:Cite web
  78. 模板:Cite news
  79. 模板:Cite news
  80. 80.0 80.1 模板:Cite news
  81. 81.0 81.1 模板:Cite news
  82. 模板:Cite news
  83. 模板:Cite web
  84. 模板:Cite news
  85. 模板:Cite news
  86. 模板:Cite news
  87. 模板:Cite news
  88. 模板:Cite news
  89. 模板:Cite news
  90. 模板:Cite news
  91. 模板:Cite web
  92. 92.0 92.1 模板:Cite journal
  93. 93.0 93.1 模板:Cite web
  94. 模板:Cite news
  95. 95.0 95.1 模板:Cite web
  96. 模板:Cite journal
  97. 模板:Cite news
  98. 模板:Cite journal
  99. 模板:Cite web
  100. 模板:Cite web
  101. 模板:Cite web
  102. 模板:Cite journal
  103. 模板:Cite news
  104. 模板:Cite journal
  105. 模板:Cite web
  106. 模板:Cite news
  107.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LancetNowcasting的引用提供文字
  108.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ia56U的引用提供文字
  109. 模板:Cite journal
  110.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ECDC risk assessment的引用提供文字
  111. 模板:Cite journal
  112. 模板:Cite news
  113. 113.0 113.1 模板:Cite journal
  114. 114.0 114.1 模板:Cite journal
  115. 115.0 115.1 模板:Cite journal
  116. Multiple sources:
  117. 模板:Cite journal
  118. 模板:Cite journal
  119. 模板:Cite news
  120. Multiple sources:
  121.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AutoDW-67的引用提供文字
  122.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Wang24Jan2020的引用提供文字
  123. 模板:Cite news
  124.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Huang24Jan2020的引用提供文字
  125.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Joseph24Jan2020的引用提供文字
  126.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给name属性为han24Jan2020的引用提供文字
  127. 模板:Cite journal
  128. 模板:Cite journal
  129. 模板:Cite web
  130. 模板:Cite web
  131. 模板:Cite web
  132. 模板:Cite news
  133. 模板:Cite web
  134. 模板:Cite journal
  135. 模板:Cite journal
  136. 模板:Cite web
  137. 模板:Cite news
  138. 模板:Cite news
  139. 模板:Cite web
  140. 模板:Cite web
  141. 模板:Cite web
  142. 模板:Cite web
  143. 模板:Cite web
  144. 模板:Cite web
  145. 模板:Cite web
  146. 模板:Cite web
  147. 模板:Cite web
  148. 模板:Cite web
  149. 模板:Cite news
  150. 模板:Cite news
  151. 模板:Cite news
  152. 模板:Cite news
  153. 模板:Cite web
  154. 模板:Cite web
  155. 模板:Cite web
  156. 模板:Cite web
  157. 模板:Cite web
  158. 模板:Cite journal
  159. 模板:Cite web
  160. 模板:Cite web
  161. 模板:Cite journal
  162. 模板:Cite web
  163. 模板:Cite web
  164. 模板:Cite web
  165. 模板:Cite news
  166. 模板:Cite news
  167. 模板:Cite news
  168. 模板:Cite news
  169. 模板:Cite news
  170. 模板:Cite news
  171. 模板:Cite news
  172. 模板:Cite news
  173. 模板:Cite news
  174. 模板:Cite web
  175. 模板:Cite news
  176. BBC引述專家推算武漢新型冠狀病例或達1700宗 模板:Wayback RTHK 2020-01-18
  177. 177.0 177.1 模板:Cite web
  178. 模板:Cite news
  179. 模板:Cite news
  180. 模板:Cite news
  181. 模板:Cite web
  182. 模板:Cite web
  183. 模板:Cite web
  184. 模板:Cite web
  185. 模板:Cite news
  186. 模板:Cite news
  187. 模板:Cite news
  188. 模板:Cite news
  189. 模板:Cite news
  190. 模板:Cite web
  191. 模板:Cite news
  192. 模板:Cite news
  193. 模板:Cite news
  194. 模板:Cite journal
  195. 模板:Cite web
  196. 模板:Cite news
  197. 模板:Cite news
  198. 模板:Cite web
  199. 模板:Cite news
  200. 模板:Cite news
  201. 模板:Cite journal
  202. 模板:Cite web
  203. 模板:Cite web
  204. 模板:Cite journal
  205. 模板:Cite web
  206. 模板:Cite news
  207. 模板:Cite news
  208. 208.0 208.1 US oil prices turn negative as demand dries up 模板:Wayback, BBC, 21 April 2020.
  209. 模板:Cite web
  210. 模板:Cite web
  211. 模板:Cite web
  212. 模板:Cite web
  213. 模板:Cite news
  214. 模板:Cite web
  215. 模板:Cite web
  216. 模板:Cite web
  217. 模板:Cite web
  218. 模板:Cite news
  219. 模板:Cite news
  220. 模板:Cite news
  221. 模板:Cite news
  222. 模板:Cite web
  223. 模板:Cite news
  224. 模板:Cite news
  225. 模板:Cite news
  226. 模板:Cite news
  227. 模板:Cite news
  228. 模板:Cite web
  229. 模板:Cite news
  230. 模板:Cite web
  231. 231.0 231.1 模板:Cite news
  232. 模板:Cite news
  233. 模板:Cite news
  234. 模板:Cite web
  235. 模板:Cite news
  236. 模板:Cite press release
  237. 模板:Cite news
  238. 模板:Cite news
  239. 239.0 239.1 模板:Cite news
  240. 模板:Cite web
  241. 模板:Cite journal